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凌厉而优雅地抽回自己的手,冷笑着问:“宗越,你把我当成什么?*对象?水性杨花的*?还是可以随时卖身的站应召女郎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俏姿,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。我发誓,我是把你当成最完美高贵的女神的。在我心中,任何女人都比不上你一根小指头。”宗越急忙信誓旦旦地表明心意:“我想娶你,可你说了,宁死也不愿嫁给我。我只好,退让一步。俏姿,如果你真的和韩律师结婚了,我依然愿意做你忠实的裙下之臣。或许某些方面,他不能满足你,那我来好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!宗越!你马上滚!不要再脏了我的耳朵和眼睛!”这一次,慕俏姿凶猛强悍的爆发,一个耳光不偏不倚地甩到了宗越的脸上。

    用的力道之大,让她的手掌都火辣辣的发痛。

    宗越躲闪不及挨了打,抬手抚着自己通红的半边脸颊,恬不知耻地继续说道:“宝贝,我可以听你的话,马上滚蛋。不过,你就不怕,我把咱们俩那不能见人的恩爱照,一不小心发给别人欣赏了吗?只要你答应和我保持情人关系,这些,就都可以避免。睡一次是睡,睡十次也是睡。你怎么就不懂呢?其实,上床一次和上床几次是没有太大差别的。在男人眼里,你脏了就是脏了。我们今天开房去度过美好销魂的一夜,我就会把那些,你不想见到的照片全数删掉。俏姿,你一直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又何乐而不为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相信了你的这些鬼话,那我就真是蠢到不可救药的猪了!”慕俏姿使劲咬了咬嘴唇,没有再打算和他过多废话。

    她淡定自若地从随时携带的包里,掏出了一柄寒光凛凛的刀子,直直地看着宗越道:“宗越,我不是一个怕事的人,我也从来不会,委曲求全地去忍让别人。把我逼急了,我会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宗越微微吃了一惊,拧着眉头说道:“俏姿,你难道真的想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嗬,杀你,我还怕脏了自己的手。”慕俏姿嗤之以鼻地冷笑一声,一字一句,语调决然地向他宣告:“宗越,我说了,宁死也不会和你在一起。你想得到我,无论是我的心,还是身体,都永远没有那个可能。如果你打算利用手里那些恶心的照片,逼我向你就范,那你也想错了。今天这里是一楼,我不能跳楼。不过我专门带了刀,你只要敢碰我一下,我能让你看到的,就是一具没有气息的尸体。你记清楚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这就是我慕俏姿做人的原则,至死不变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拿起自己手中的刀子,毫不留情地往自己手腕划下去。

    那俏丽逼人的容颜,没有一丝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只是带着,破釜沉舟舍弃一切的刚烈和决绝。

    宗越是真的,想要把慕俏姿留在自己的身边,并不想闹出什么人命。

    他被慕俏姿这突如其来的动作,硬生生地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急忙冲过来拦住了她拿着刀的手,阻止她伤到自己:“俏姿,你别乱来!”

    慕俏姿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