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据说,宗越接拍了好几部大片,还有正在热播的综艺节目。

    每天的工作行程,都安排得特别满,根本没有多少个人的空闲时间。

    怎么会,突然出现在陵海呢?

    慕俏姿的心,重重地一沉。

    俏丽绝伦的容颜上,瞬间笼罩上了一层冰冷的寒霜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冷冷地扫了宗越一眼,准备视而不见地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好不容易才能跟她见到一次的宗越,可不想这样和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他不顾交通规则,直接就在大马路的中央打开车门下了车,几步就跑到了慕俏姿的面前来:“俏姿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怎么给你打电话,你总是不接?你是不是换手机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很忙,没工夫理会一些无关紧要的闲杂人士。”慕俏姿狠狠地攥紧了自己的手指,漠无表情地问:“你怎么在陵海?”

    “我刚从泰国回来,拍完了一部片子,回国休息几天。”宗越解释着说,又热情地补充道:“到陵海,我是专门想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看的。”慕俏姿精致如画的双眉,情不自禁地蹙紧,声色十分冷淡:“我说了,我很忙。”

    宗越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,而是盯着和慕俏姿亲密手牵手的韩逸,仔细地打量了一番,意味深长地问道:“这位先生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韩逸开始,并不知道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他从来,都没有关注过娱乐圈的所谓小鲜肉明星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通过宗越的形象妆扮,以及他与慕俏姿之间的对话。

    韩逸已经准确地判断出了,这个晚上还戴大墨镜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就是曾经,差点造成他和俏姿之间永久错过的那个罪魁祸首——宗越。

    他原本温和淡定的容颜,立竿见影地变得冷冽,冷声开口:“我是俏姿的未婚夫韩逸,不知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哦,韩律师啊。我以前听俏姿也提起过你。”宗越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伸出手去要和他握手:“我是宗越,幸会幸会,久闻大名了。”

    韩逸没有与他握手,而是伸臂将身边的女孩温柔地拥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以绝对宣告主权的姿态,一字一句,清晰有力地告诉宗越:“宗先生,我的未婚妻并不想见到你。所以,也请你知趣一点,离她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宗越悻悻然地收回自己的右手,看向慕俏姿说:“俏姿,我记得我们,并没有分手吧?你怎么,这么快就有了未婚夫呢?”

    “根本就没有开始过!谈什么分不分手!之前,也只是为了电影的宣传炒作而已!”慕俏姿重重地咬了咬牙关,不客气地说:“宗越,请不要再打扰我!人贵有自知之明,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!”

    然后,她再次牵住了韩逸的手,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:“韩逸哥哥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目送着他们两人十指紧握,亲密走远的身影。

 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