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助理不敢再多说话,老老实实地开车送老板回家。

    而慕俏姿在遇到了宗越之后,原本那番轻松惬意的好心情,迅速被破坏殆尽。

    她彻底地沉默下来,久久都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整颗心,阴霾丛生,冷寒交加。

    布满了沉甸甸的乌云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韩逸能感受到与自己并肩而行的女孩,那份明显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他情不自禁地握紧她泛着丝丝凉意的指尖,低沉又温和地说:“俏姿,别想太多。你只要记住,我会永远爱你,永远站在你的身边陪伴和保护你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慕俏姿心绪低落,只是勉强地笑了一下:“韩逸哥哥,谢谢你,”

    这声略微带着几分客套的谢谢,让韩逸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站住了脚步,伸臂紧紧地拥住了他所爱着的女孩,柔声说道:“俏姿,开心一点好不好?有些讨厌的人,你当成苍蝇蚊子就行了。没必要,让那些垃圾影响心情和你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呵呵,我也想把宗越当成能赶走的苍蝇蚊子。

    当成是可以丢进垃圾箱,永远都不用再见到的废弃物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慕俏姿在心底苦涩地想着,抬起眼眸看着韩逸道:“韩逸哥哥,我们坐车回去吧,我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韩逸深深地看了看她一眼,沉声答应:“好,我去开车。”

    他不放心慕俏姿一个人站在原地,就那样牢牢地牵着她的手,带她一起往之前他们停车的位置走。

    直到拉开车门,看着她好好地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韩逸才松开了慕俏姿的手,坐到了驾驶座上去开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慕俏姿都很是沉默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她和宗越那一幕摆脱不掉的黑暗往事,就像是吐着红信子的毒蛇一样。

    牢固又深重地缠绕在她的心上,想甩都甩不脱。

    让她,连气都喘不过来……

    尽管韩逸不停温和地安抚着她,想方设法地逗她开心。

    可是,慕俏姿还是很少说话。

    脸上的色彩,阴晴不定,晦涩难言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,宗越不会轻易对他放手。

    这次他特意停了工作来到陵海,更是不会安什么好心……

    如今,韩逸和慕俏姿的婚事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慕天华和丁芳华便也没有再去国外,而是留在了家里,精心地为他们唯一的掌上明珠筹备着婚礼事宜。

    所以,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慕俏姿一直住在月亮湾湖畔的慕家别墅,没有再到三哥和夏小悠的家里去住。

    到了慕家别墅的大门外,韩逸稳稳地停下了车子,侧脸看向身边一言不发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韩逸哥哥,我先回家了。”慕俏姿避开了他灼灼有力的视线,准备拉开车门下车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