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当下,慕风就吩咐了大堂经理。

    去把下午慕俏姿过来的那个时段,在蔷薇厅服务的员工找到。

    然后,他带着韩逸,到了一间空闲的包间坐下,关切地问道:“小十,究竟怎么回事?很少看你,这么沉不住气过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再跟你详说。”韩逸根本没有心思多讲什么,只是沉吟着问:“你的每个包间里,装了摄像头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慕风摇摇头,坦然告诉他:“除了几个有特殊要求的包间,其余包间,都没有装摄像头。毕竟,我们要维护客人的隐私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下午蔷薇厅里发生过什么,我们就没办法知道了。”韩逸很是失望,浓黑如墨的双眉,紧紧地拧成了结。

    “小十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慕风对他这样的态度,一头雾水,同时也感到了一种隐约的不满:“你是在怀疑俏姿么?我可跟你说清楚,俏姿那丫头,是我们大家看着长大的。她从小就爱跟着你转,满心满脑子的就只喜欢你一个。长大了,她牢牢实实装在心里的那个人,也是你。她对你的那份心思,我们整个圈子里的人,谁不知道啊?现在,你俩总算要修成正果了,你就千万别瞎胡乱折腾了。俏姿那个脾气,要是知道你到这儿来调查她的行踪,铁定要跟你大闹。”

    韩逸苦笑一下,涩声说道:“我没有怀疑俏姿。只是,她确实隐瞒了我今天来这里。所以,我想弄清楚,她为什么不对我说实话?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有时候有自己的一点小秘密,不跟你说,也正常啊。但是总之,她在感情上,是绝对对你一心一意的。”慕风再次拍了拍他的肩头,语重心长地说:“小十,你们还有几天就要办喜事了。听兄弟一句劝,消停点,别再闹腾事情了。俏姿的性子,一倔强起来,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。要是把她惹毛了,她真有可能,当场悔婚的事情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面对慕风的良言忠告,韩逸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俏姿当初酒醉后,失身于宗越。

    就连小悠,都是过了那么久,才秘密地告诉了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连俏姿的亲哥哥,慕凌凯都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韩逸当然,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慕风。

    可是,宗越下班时,特意拦住他说过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就像一条粗劣的大绳索一样,紧紧地缠绕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令他如鲠在喉,始终不能安然释怀。

    如果俏姿坦然对他说出来,她和宗越今天见过面。

    可能,韩逸也不会如此纠结。

    然而,俏姿偏偏又什么都没有对他说。

    反而,有意向他隐瞒了,她今天来过魅色和宗越碰了面的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这就让韩逸,越发心绪烦乱,郁闷不安……

    这时,他们这个房间的大门,在外面被人轻轻地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大堂经理带着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,恭敬地说道:“慕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