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“提到这位战将军,也是件有趣的事。”秦白衣眸色淡定道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请说。”林语嫣道。

    此刻,一圈人围着秦白衣,不远处是一座尸骨山。

    大家却待在这里像是听说书,很滑稽诡异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长话短说。传闻战将军带兵打仗时,他们途径一处蛇山,那些蛇大多数都有毒性,不少士兵因为被蛇咬伤不治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但唯独战将军不仅不怕蛇,他还徒手捏死了很多蛇,而且毒舌也不敢近他的身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难道他身上带了什么防蛇的药物?”花海彬问道。

    秦白衣摇摇头:“并不是。古籍上记载,说战将军三代都是武将,他父亲为了培养战将军,小时候将他丢在了荒郊野岭,那里不仅有蛇也有野兽,各种毒物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不仅没死,还靠着吃有毒的东西活了下来,可能是他命不该绝,久而久之,他的体内就有了抗体,皮肤上散发出的气味和汗液都能让毒物不敢近他的身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并不是战将军的体质特殊,而是战家三代人从小就吃各种药丸,为了防止奸细混进家宅里对他们下毒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身为朝廷重要的武将,万一死了,朝廷也会随之动荡,所以战家的人绝不能轻易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战将军很早就娶妻生子了,有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虽然理不清那一代代的宗亲旁支了,但我们家算起来,确实有战将军后代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DNA这种东西太过神奇,以至于我们家人里的血液也挺特殊,一般的毒物靠近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用技术再提炼了我们三兄妹的血清,发明了一些小玩意,虽然不会批量生产做生意,但平时给我爸我妈他们考古时带上防身,还是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林语嫣问道:“所以如果我的祖上也有战将军的血脉,才解释了我对尸花的排异现象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等我们出去后,你可以去一趟我的研究所,留下你的血液,我可以查查你的血液里是否跟我们有一样的特殊因子。”

    秦白衣的提议让冷爵枭回绝了:“那倒不用了!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打开手环的神器。既然传闻有误,我们不会再过多探究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搞了半天,差点把命都丢了,原来就是一场笑话!我真想宰了那些谣传的王八蛋!”花海彬气的骂人了。

    “经过了上千年的时间,传闻不知道被篡改了多少真相。哪怕是我现在知道的事情也未必就是当年事情的全部真相。但至少这地宫和手环的事情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们也一定看到了不少空棺材,并没有什么尸体。”

    秦白衣一说完,慕容景反驳道:“也不是没有尸体!你看看这附近的尸骨,又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这里地处万人坑,而万人坑的不远处就是战场,收尸人将尸体全部丢进了这处废弃的地宫,也算是没有让他们暴尸荒野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们在深潭岸边看到的那对尸体,其实是一对偷情的岛民,那个女人和情夫为了偷情才躲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中了尸花的毒气,他们才会走不出这地宫。”

    林语嫣只差拍手叫好了:“秦先生,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全家早就把这处地宫研究透了!”

    孔麒麟看着他们三兄妹的穿着打扮说道:“难怪你们来这里都是轻装上陈,好像来旅游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处地宫的所有机关都被我们摸透了,也得利于我们有个考古学家的老妈!”

    “她和我爸把这里摸透后,就带我们来熟悉地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才会有备而来,我们走的也是正门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感慨道:“还以为来的是青铜,没想到是王者!”

    秦胜笑了:“我们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